<dd id="i4eny"><track id="i4eny"></track></dd>
    1. <button id="i4eny"><object id="i4eny"><input id="i4eny"></input></object></button>

      1. <th id="i4eny"></th>
        <tbody id="i4eny"><pre id="i4eny"></pre></tbody>

        <button id="i4eny"><object id="i4eny"><menuitem id="i4eny"></menuitem></object></button><s id="i4eny"><strike id="i4eny"><kbd id="i4eny"></kbd></strike></s>
        <rp id="i4eny"></rp>
        首頁 > 科技生活 > 正文

        爬羅剔抉苦勞神 刮垢磨光始見真——讀朱正《魯迅的人脈》

        2010-11-23 17:18:21   作者:創新2009   來源:www.cn-scsp.cn   點擊:
        0

        ?

        《魯迅的人脈》,朱正著,東方出版中心2010年8月版

        ??? 正如朱正先生在《魯迅的人脈·后記》中所說,“我在書中,不留情面地批評了別人的著作”,翻開目錄,如《小人張鳳舉》篇名一樣,很多地方確實是直斥媸姸,好惡畢現,書中類似這樣對人對事不留情面的篇章還真不少。
          雖然知道朱正先生是魯迅研究專家,又是治史的,其言必有據,但在讀朱正先生《魯迅的人脈》的時候,還是捏了一把汗的,常常惴惴然。比如在《曹聚仁與魯迅兄弟》一文后,有一附錄,題目是《“史人”“妄人”曹聚仁》,盡管讀了前面的文章,對曹聚仁《魯迅評傳》中的某些地方違背史實有所了解,但看見朱正先生標題上稱曹聚仁為“史人”“妄人”,還是有點緊張,擔心這是不是有些聳人聽聞。
          懷揣忐忑往下看,這篇小文章主要是從歷史事實這個角度,評述曹聚仁《魯迅評傳》(以下簡稱《評傳》)中的史實錯誤的硬傷:
          1.《評傳》中《年譜》1906年記有“是年,清廷宣布實行立憲”。朱正先生引《光緒朝東華錄》指出,這一年是宣布預備立憲,“可見清廷開出的只是一紙遠期兌付的支票,而曹聚仁卻把它說成立即兌付的支票甚至是現鈔了”。
          2.《評傳》中《年譜》1927年記有:“三月,胡適、徐志摩、梁實秋、沈從文、聞一多組織‘新月社’,《新月》月刊創刊?!敝煜壬f,新月社是1923年成立的,到1927年3月早已星散,至于《新月》月刊,那是1928年3月才創刊,這里是罔顧史實,生生把兩件完全不在這個年月發生的事湊在了一起。
          3.《評傳》中《年譜》1931年記有:“一月,中國共產黨在上海舉行四中全會,批判李立三路線,承認毛澤東的領導方向?!敝煜壬f,這幾句話表明了作者對中共黨史的無知達到了驚人的程度。往下一讀,發現朱先生所說確實不虛。
          關于《評傳》中《年譜》中的問題,這里就不再羅列,朱先生雖然措辭比較嚴厲,但言之鑿鑿,確實讓人信服。關于《評傳》的正文,又有哪些與史實不符呢?略一翻閱,朱先生至少指出了十余處,趁著余興,可以約略列舉一下。
          1.關于魯迅的祖父介孚公在金溪知縣任上鬧別扭和考取內閣中書的史實,并不是如曹聚仁所說的那樣,據朱先生考證是被參劾而不是鬧別扭,做內閣中書不是考取的,而是循例捐來的。曹聚仁在文中只是照抄周作人的《魯迅的故家》,不加分辨,所以以訛傳訛。關于魯迅祖父的科場行賄一事,所述也與史實出入很大。
          2.《評傳》中說魯迅父親病了一年,死時37歲。朱先生援引資料,指出根據資料所載,魯迅父親至少病了兩年左右,并非如曹聚仁所說的一年。
          3.《評傳》說魯迅在仙臺的醫學成績是“非常之好,好到藤野先生把傳他一家之學的希望存在魯迅身上,好到仙臺醫專的同學對他妒忌,以為他獨得藤野先生的照顧”,朱先生拿出了魯迅的成績單來說明,解剖學59.3分,組織72.7分,生理63.3分,倫理83分,德文60分,物理60分,化學60分,魯迅在142名學生中排在68位,充其量是中等成績,而曹聚仁說魯迅成績非常之好,是沒有任何道理的,不是史家之筆墨。
          類似的地方還有很多,如關于魯迅參與《越鐸日報》創刊的事,關于紹興光復的史實,關于魯迅在廈門的史實,以及魯迅與左聯成立的有關史實,等等,書中都一一引經據典,指出了謬誤,說明“史人”并不是掌握史實來說話的。
          朱正先生說,他也看出了《評傳》中的有一段是寫給胡適看的,是曹聚仁想對胡適做統戰工作。為什么敢說自己看出其中有一段是寫給胡適看的呢?因為朱正先生說他掌握了一份過硬的史料。這份過硬的史料是什么?原來是胡適的日記。胡適在1957年3月16日的日記中說:“收到妄人曹聚仁的信一封,這個人往往說胡適之是他的朋友,又往往自稱章太炎是他的老師。其實我沒有見過此人?!边@里不去討論胡適之的日記和那段統戰史料,朱先生說,單就《評傳》的水準如此之低和自視又如此之高,曹聚仁被胡適之稱為“妄人”可謂當之無愧的。
          朱正先生在書中不留情面地批評了別人,我認為這不是苛責前人,而是在求真求實,書中匡正錯誤,有過硬的史實作證據;再下斷語,有自己的考證作為依據。雖然有所針砭,不留情面,讀時心情如上了一趟過山車,但最后是安全著陸,為作者過硬的史實所嘆服。(余佐贊)

        上一篇:張全
        下一篇:高一層次看自己